【盾冬】The Winter Dragon/冬日之龙16下(现代魔法U,龙和战士,HE,糖拌玻璃碴)

醉雨倾城:

16



曾经有位诗人说过,纽约的雨属于流亡者,丰沛、连绵、密集的水,不知疲倦地从那些高耸的水泥、玻璃和钢铁构成大楼顶端倾泻而下,街道幽深,人影朦胧,璀璨的霓虹似乎也失去了所有的温度,显得寂寞而模糊不清。

史塔克工业大厦的地下三层没有窗户,可龙总能知道,这场雨已经下了整夜。

史蒂夫还是没有醒过来,但是冬兵知道那会很快,他枕着史蒂夫的胳膊,像个孩子一样把自己蜷在对方的怀抱里,嘴唇若即若离——大概因为他的感情过于强烈,洛基那个“可能要三到四天”的推断失误了,“真爱之吻”只花了七八个小时就完成了灵魂的转移,法阵的力量渐渐减弱消失,冬兵的理智知道他不需要继续跟史蒂夫一起,窝在这张小小的病床上,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想动,整个身子依旧把他的人缠得紧紧的,还用一大块冰把特护病房的门和监视窗口都堵死了。

这是龙的囤积本能或者是人类的独占欲。冬兵虽然收起了碍事的翅膀、尾巴和龙角,完全以人类的形态缠在史蒂夫身上,可是他实际上就像那些故事里盘踞在金币和珠宝上的恶龙一样,任何潜在的威胁或者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炸毛,他必须时不时地舔一下史蒂夫的鼻尖或者嘴唇,才能勉强冷静下来。

这并不能怪我。冬兵有些委屈地想,他把头埋在史蒂夫的肩窝里,无意识地哼唧了两声,断裂的精神链接依然没有恢复,他不知道那些结合过的龙在丧偶的时候会怎样痛苦,可是自从他找不到史蒂夫,他的世界就像是夜雨潇潇的纽约,到处都是黑的,他能听见别人说话,能看到绚丽的色彩,能尝出美味的甜品,可是所有的美好却像是雨夜里的霓虹灯,远远的,冷冷的,与他无关地朦胧着。

冬兵再次碰了碰史蒂夫的嘴唇,几片雪花随着他的呼吸飘飘摇摇地落下来,有一片刚好落在史蒂夫的鼻尖上,冬兵着迷地看着它,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,嗖地一下把它舔掉了。

这种幼崽似的行为让他自己都觉得脸红,可是……史蒂夫为什么还不醒过来?冬兵想着,又理直气壮起来,咬住史蒂夫的喉结,开始不轻不重地磨他的小尖牙。

大概因为龙先生最近一段时间只啃过一两个托尼他们送来的小点心,现在是有些饿了,他磨牙磨得十分心无旁骛,恍恍惚惚的,甚至连身边的人呼吸节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都没注意到,直到一只手插进他的头发里,艰难地抚弄他头上龙角褪去后残存的凸起,他居然舒服地哼唧了两声才反应过来:“史蒂夫?”

“嗯。”史蒂夫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,艰难地笑了一下:“我……你……怎样了?”

冬兵的眼圈立刻红了,为了保护他无知无觉的伴侣,那些装出来的凶狠、冷漠,就像堵着门的那块冰一样,在史蒂夫醒过来的一瞬间,立刻变得软绵绵湿哒哒的,他觉得他必须得融化到史蒂夫身上才行。

“没事,我没事。”史蒂夫侧过头,轻轻揽着冬兵的后脑勺,跟他碰了碰额头。

可是那种熟悉的清凉的精神抚慰却没出现,冬兵猛然翻身,整个人都压到史蒂夫身上,跟他额头抵着额头,几乎要把美国队长压进枕头里,精神链接却依然一片死寂。

不仅如此,冬兵敏锐地发现有什么不对——史蒂夫在他翻身的时候,下意识地做出了伸手扶他的保护性动作,可是手指却抓空了,并没有碰到冬兵的腰。

“史蒂夫?”冬兵极轻地侧过身子,史蒂夫应了,可是那双迷人的蓝眼睛并没有跟着他的视线转动,甚至……好像连焦距都没有。

冬兵伸出两根手指,悄无声息地在史蒂夫眼前晃了一下,后者的瞳孔并无任何变化,却感觉到了冬兵无法抑制的颤抖和慌乱,史蒂夫试探性地伸出手,摸索着握住了冬兵的手腕:“没事,应该暂时性的,别怕,它会恢复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冬兵的声音里带着寒霜,不确定自己应该把洛基打一顿,还是找史塔克弄来的那些医生的麻烦,他的愤怒让整个房间的温度急剧下降,甚至开始飘雪花了。

“精神力。”史蒂夫笑了,他摸到了冬兵的脸,浓密的胡茬说明他的龙至少有好几天没试过打理自己了,皮肤状况似乎也不太好,史蒂夫爱抚地揉着他的伴侣,相当轻松地解释:“我天生就能精确地看到能量元素的转移和流动,所以才能操控各种复杂的叠加式法阵,现在……我的身体大概需要一点时间,让眼睛适应正常而真实的世界。也许只要几天或者一两周,视力应该就可以恢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冬兵面无表情地截断了史蒂夫的话。说实话,龙先生现在有点草木皆兵,甚至不相信史蒂夫说的那些“没事”“会恢复”或者“别怕”,他解不开魔法封印,因此无法确定失去了精神力的魔法师会怎样,会不会影响健康,会不会永远失明,会不会……心乱如麻的龙先生甚至凭空生出了一些愤怒来:为什么史蒂夫要给他一切?为什么他不懂龙情愿死,情愿被抓回海德拉关在暗无天日的小格子里,也不希望他的伴侣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。冬兵凝视着史蒂夫,不知道一个人醒过来却失去了半生依仗的能力,甚至连这个世界都看不到了,怎么能还这样淡定地安抚和劝解着他的龙?

“我会搞定的。”冬兵翻身跳下床,飞快地套上衣服,咬着嘴唇宣布,他生硬地给史蒂夫拉上毯子:“你再睡一会儿。”

他在失明的史蒂夫挣扎着起身之前离开了病房,不仅上了锁,还用一大块冰封住了所有的入口,焦虑的龙甚至用爪子在冰面上留了封入白火焰的防御法阵——任何入侵者都会被化为齑粉,就像史蒂夫家角柜上那些珍贵的照片一样。

他的心太急,走得也太快了,因此其实并没有真正地看清楚,一片漆黑的病房里,在冬兵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在楼道的尽头,史蒂夫脸上那种轻松的笑意就化作了抹不去的凝重——尽管很多年来他很少用魔法战斗,他有盾,也和娜塔莎、山姆甚至托尼一样精通那些现代化的武器装备,可是他毕竟是能用空气驱动法阵、敲敲手指就能让各种能量元素响应他的召唤的魔法师,精神力的完全消失就像是一个人失去了双腿,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觉得呼吸困难,就像少年时哮喘发作的时候一样,喘不过气,下一秒钟就会窒息死掉。

史蒂夫长长地叹了口气,他使劲搓了搓面颊,仿佛这样就能揉掉所有消极和绝望,他摸索着拆掉了身上残存的生命监视设备,缓缓地撑了起来。

没事,没什么好怕的。史蒂夫想着,花了好几秒钟调整自己的呼吸,然后,艰难地站直了。

微光之中,他的影子依旧挺拔,像山的脊梁,无论是现在,或者是七十年前,无论是布鲁克林那个身体羸弱的年轻人,或者是体能达到人类巅峰的美国队长,史蒂夫·罗杰斯始终没有变,他从不会后退,无论命运多残酷,失去魔法能力又怎样,甚至永远失明都没关系,只要他还能呼吸,他就永不屈服。


******************


大波狗血……盲人摸龙……【喂……

 
评论
 
热度(347)
© Ichiko_|Powered by LOFTER